洪浩副會長:碳中和背景下生物質鍋爐供熱產業的熱機遇與冷思考

網站首頁    會員風采    洪浩副會長:碳中和背景下生物質鍋爐供熱產業的熱機遇與冷思考

      生物質鍋爐供熱是綠色低碳、清潔經濟的可再生能源供熱方式,但受制于政策制約,兩網覆蓋生物質禁入,影響和限制了生物質的發展,目前雙碳目標雖然已經提及能源結構改革,但是地方政府部門仍堅持兩網(供熱管網、天然氣管網)覆蓋地區禁止新建生物質供熱。建議國家鼓勵并積極推廣清潔能源生物質鍋爐供熱,各地環保部門在審批清潔能源供熱項目時不受區域集中供熱規劃范圍限制。

      8月25日,農業農村部農業生態與資源保護總站聯合中國農村能源行業協會、中國沼氣學會共同舉辦“農村能源節能降碳公益宣傳活動”。活動期間,中國農村能源行業生物質能轉換技術專委會主任、吉林宏日集團董事長做《碳中和背景下生物質供熱產業的熱機遇與冷思考》報告,以下內容來自報告整理。

 

我國碳中和提出的背景

       我國碳排放總量超過美國+日本+歐盟的總和,世界人均碳排放為4.9t,中國人均碳排放為7.5t,是世界人均碳排放的1.5倍,所以中國碳達峰碳中和是必然選擇。“我們是發現氣候變化的第一代人,也是能解決這個問題的最后一代人。”這句話是波蘭氣候變化大會上的一句話,氣候變化的問題必須在我們這一代解決,而且窗口期只有20年。

 

我國碳中和之路的主要矛盾分析

      我國GDP占全球的16%,一次能源消費量世界占比23%,碳排放總量世界占比29%。歐盟全球的GDP占比22.5%,能耗占比8%,碳排放占比8.8%。我國29%的碳排放占比中,工業帶來的碳排放是我國碳中和要解決的主要問題。制造業是中國崛起的基石,又是中國最大的碳排放來源,如何既滿足制造業的能源需求又控制碳排放,是我國實現碳中和目標的主要矛盾,而制造業的供熱需求是矛盾的主要方面。就中國要實現碳中和而言,60%的矛盾來自于工業需求,工業需求中60%來自于供熱需求。

 

歐盟碳中和之路的啟示

      全球一致認為,可再生能源是取代化石能源的唯一途徑,那可再生能源都包括什么呢?風能、太陽能、水能、地熱能、潮汐能、生物質能。這6大可再生能源中,生物質能是唯一的化學態能,是唯一可作為燃料的可再生能源、是唯一可全面取代化石能源的可再生能源。而生物質能源主要來源地就是農業和農村,所以生物質鍋爐在農村地區就會起到很好的效果。

      歐盟碳減排做得好,他們已經實現了碳達峰,目前正在走在碳中和的道路上,而生物質能是歐洲國家第一大依托的資源品種和能源儲備。整個歐盟能源領域碳中和的時間表是2050年,但是供熱領域是2040年,之所以能夠提前10年,生物質能功不可沒,因為生物質能在可再生能源供熱占比達到了90%。

 

生物質供熱的“熱”機遇

      全球認定的供熱有三個趨勢:一是從單獨供熱到集中供熱;二是從純供熱到熱電聯產;三是從化石能源到生物質。我國生物質能產業發展空間巨大。燃煤主導供熱產業,占比超過85%,燃煤工業鍋爐46萬臺,總容量約300萬MW,占總臺數和總容量的75%和85%;燃油、燃氣鍋爐為輔,占總臺數的25%、總容量的14%;電加熱、余熱、生物質鍋爐為補充。

      反觀我國分布式供熱,2019年,天然氣消費量為3064億立方米,在一次能源消費結構中占比達8.1%,其中進口量1352億立方米。全球天然氣貿易總量1.29萬億立方米,如果國際天然氣貿易總量全部使用到中國,僅可以解決中國能源消費總量的34.1%,所以能源保障是一個很大的問題。

      國家“十三五”生物質能規劃,到2020年,生物質發電總裝機容量達到1500萬千瓦,年發電量900億千瓦時。生物質鍋爐成型燃料可替代燃煤進行供熱,生物質全產業鏈空間達10000億,市場發展潛力巨大。而生物質供熱產業面臨三大機遇,一是能源環境主要矛盾轉向減碳;二是新城鎮能源基礎設施建設需要新的可再生能源;三是集中供暖南移。

 

生物質供熱產業發展的“冷”思考

生物質能在國際上發展的這么好,為什么國內發展相差這么遠呢?我認為主要有四方面的原因。

一是從社會外部視角看,能源需求到底是市場主導還是行政主導?其實在歐洲也出現過這樣的問題,歐洲最早是德國為主的補貼論和以瑞典為主的市場論在博弈,后來全球走向以瑞典為主的市場化的道路,不論是哪一種能源,最終都是市場發揮決定性作用。

二是從行業內部視角來看,低門檻進入、高標準運營。很多人認為這個事很簡單,不就是秸稈農民都能燒,其實沒那么簡單,高標準運營對技術要求很高,所以很多做生物質鍋爐供熱項目的收益不好,多是因為技術儲備不夠。

三是從技術視角來看,是技術選擇市場還是市場選擇技術?這個是一個觀念性的問題,我們認為更多的應該是市場選擇技術。先別說你的技術附加值多大,先要看你的市場空間有多大,有沒有足夠的市場空間拉動產業的發展,這是前提。

四是從資本視角來看,因為生物質能行業一些具有代表性的資本市場,有些廠家可能轉型不干了,好像生物質能不行了,這個需要結合結果與本質進行思考,不能只看結果不看本質,所以我覺得不是生物質能不可為的問題,而是生物質能如何去為的問題。

2021年9月8日 09:57
?瀏覽量:0
?收藏
乐购彩票|手机版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