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戶“不愿用清潔煤取暖”現象正在集中爆發?

網站首頁    用戶“不愿用清潔煤取暖”現象正在集中爆發?

“河北農村及小城鎮人口約4000萬,涉及近1557萬戶家庭,是不折不扣的清潔取暖改造大省。目前,全省待改造的余量仍有800多萬戶。若全部按照‘煤改電’‘煤改氣’思路,以平均住房面積60平方米計算,折合電力需求6000萬千瓦、天然氣用量103億立方米,僅基建投資一項就分別達到4000億元、3000億元,資源需求量和改造投資量驚人。”在近日的一場行業會議上,河北省農村能源協會會長邊志敏算了這樣一筆賬,直指農村清潔取暖面臨的嚴峻態勢。

        “煤改氣”“煤改電”無法滿足需求,誰來做替補?《河北省2019年農村地區冬季清潔取暖工作方案》提出,在推進以氣定改、以電定改的同時,繼續抓好潔凈煤兜底;在不具備改氣改電條件和暫未實施清潔取暖的地區,推廣潔凈煤和新型爐具,把污染排放降到最低。根據目標,今冬河北全省潔凈煤取暖將覆蓋511.92萬戶,保供潔凈型煤、蘭炭、優質無煙煤等765.07萬噸。由此不難看出,煤炭仍是取暖的主力之一。

        采暖季現已過半,潔凈煤取暖推廣情況如何?用戶反響好不好?帶著這些問題,記者日前探訪了河北承德、定州等地。

        有的反映“除了暖和,燒水、炒菜也很方便,還耐燒”,有的則反映“燒著無煙煤,爐子周圍一圈卻滿是爐灰”

        2019年12月下旬,在承德市圍場縣海字村,記者隨機走進村口一戶人家,主人朱景軍正在給采暖爐封火。“中午一上太陽,要是再燒爐子,屋里熱得待不住人。先把爐子關上,傍晚再添一次煤,一晚上溫度都能保持20多度。100多平方米的屋子,一天加2次,總共5斤煤左右,差不多就夠用。”

        院子一角,堆放著一袋袋包裝好的煤球。不同于大塊散煤,這些煤球呈橢圓形,乒乓球大小,包裝袋上寫著“兗礦藍天環保潔凈煤”的字樣,并標出了多項煤質參數——發熱量>20.9MJ/kg、揮發分>12%、含硫量≤0.75%……“今年是村里統一買煤、統一配套爐具。用起來的確干凈,你看這些瓷磚,快兩個月沒擦了,還是很干凈。”朱景軍指著采暖爐四周的白色墻面說。

        在北距海子村15公里的廣字村,村民劉學林也是最早使用潔凈煤的用戶之一。劉學林打開他家的爐膛,火苗“呼呼”躥了上來:“這種煤好點,一張報紙就能點著一個爐子。除了暖和,燒水、炒菜也很方便,還耐燒。”

        但“干凈、好燒”并非村民的一致感受。在緊挨著劉學林家的另一戶村民家中,記者看到煙囪冒出陣陣黑煙,在藍天白云的映襯下格外顯眼。燒的同樣是潔凈煤,為什么會出現這種情況?走進農家小院,記者發現,雖也在使用潔凈煤,但這戶人家配套的專用爐具卻被閑置在院子角落,連包裝都沒有拆。“我們此前買的爐子還沒用多久,想等等再換。新爐子是村里統一配的,反正有補貼,自己也沒花錢。”

        據了解,因為成分不同,煤質差異很大,我國煤炭大致可分為10大類,各類煤炭都有自己的特性,用途不同,利用方式也各異,潔凈煤的使用也是如此。“好馬配好鞍”,只有在使用配套專用爐具的前提下,潔凈煤清潔、高效的特性才能得到充分發揮。

        但記者走訪發現,上述“用著新爐具、燒著劣質煤”的錯配現象在多地密集出現。更有甚者,部分村莊將潔凈煤擺放在顯眼位置,以備環保部門檢查,但實際使用的仍是價格便宜但污染嚴重的散煤。

        與此同時,“燒著優質煤、用著舊爐具”的錯配現象也不在少數。例如,同在河北,距承德600公里的定州磚路鎮岸下村村民便遇到了這樣的問題。在一位燒無煙煤的吳姓村民家中,記者打開爐膛,肉眼幾乎看不到火苗,但爐子周圍一圈卻滿是爐灰。“以前一天加兩次煤,火旺得很,屋里溫度起碼有20多度。現在這種煤不容易點,一天至少添3次,稍微晚了火還會滅,屋里有15度就不錯了,還不如過去的渣滓塊。”該村民稱,村里要求統一使用無煙煤,燃料換了,爐子卻沒有改。

        記者在走訪中發現,村民“不愿用”潔凈煤取暖的現象普遍存在。

        “煤的揮發分、含硫量、熱值到底是多少?究竟需要廠家對應提供哪種爐具?連基本參數都給不了,招標而來的爐具怎么可能匹配?”

        用戶反響不一,潔凈煤取暖到底行不行?

        在中國煤炭加工利用協會理事長張紹強看來,技術過不過關、環保達不達標,是區分劣煤與好煤的首要標準。“我們所說的好煤,主要包括蘭炭、無煙煤、改性潔凈型煤等品種。從技術角度看,排放至少比過去降低80%以上,且技術水平仍在提升,實現高效燃燒、清潔排放沒有問題。但清潔煤本質還是煤,無論哪種好煤,必須配套適當的爐具才能真正發揮效果。”張紹強坦言,問題就出在了“配套”環節。

        據介紹,目前各地在推廣潔凈煤的過程中,爐具通常由當地政府負責招標采購,然后免費發放或者以低價銷售給用戶。“不配套”問題首先出現在招標環節。

        一位爐具行業資深人士向記者展示了河北多地的招標文件,均對爐具有全面而細致的要求,具體內容包括技術實力、供貨能力、供貨時間、售后服務及價格等。相比之下,文件對煤的描述,多采用“清潔煤”等簡要說法,一筆帶過,鮮有具體參數。“先明確煤的問題,選用何種爐具才有據可依。但煤的揮發分、含硫量、熱值到底是多少?究竟需要廠家對應提供哪種爐具?連基本參數都給不了,招標而來的爐具怎么可能匹配?”

        一位不愿具名的爐具企業人士也稱,“不配套”不僅讓老百姓有意見,也給企業帶來了困惑。“在投標前,我們多方打聽,才能了解當地到底用什么煤。否則就算中標,自己都不知道該提供哪款爐具。因為一組專用爐型燒一組煤,這是最科學的。誰要是說自己的爐子什么煤都能燒,那絕對是不現實的。”

        上述行業人士進一步指出,即便是中標爐具,主管部門也存在把關不嚴、工作不細的問題。“過去,招標中有一個測試環節。就是把不同的爐子拿到現場燒同一種煤,然后通過第三方檢測得出權威結果。但是現在地方政府為了省事、省時,往往省略了這個非常重要的環節。我認為,招標不能只靠專家組打打分,更需要實實在在的檢測,這樣才能知道爐具和燃料是否匹配。”

        除了爐具,潔凈煤本身也存在質量起伏。一份由北京化工大學、中國農村能源行業協會民用清潔爐具專委會等機構聯合發布的《北方典型地區農村居民冬季取暖研究報告》(下稱《報告》)顯示,當前各地普遍存在燃煤品質參差不齊、地方政府品控力度不一的現象。例如,部分地區的型煤產品灰分過大、熱值非常低,與用戶反映的點火難、不耐燒情況吻合。“究竟什么樣的煤才算清潔,國家層面尚無統一標準。清潔煤的概念、邊界,不是地方政府一方說了算。”張紹強稱。

        “面對時間緊、任務重、趕工期等現實,有的爐具企業沒有多余的加工能力,便采取外包加工的辦法,質量如何保證?”

        在招標環節進行源頭把控,是實現“好煤配好爐”的前提,各地政府對此也已有所行動,但實際效果卻不盡如人意。

        記者了解到,去年8月,河北省曾以“內部明電”的形式,發布了一份特急文件——《河北省2019年采暖季潔凈煤及型煤配套爐具保供方案》。針對爐具供應,《方案》提出,2019年6月底前完成對2016年省統一組織采購入圍的40家型煤爐具企業的摸底,確認現有生產企業截至10月底的供貨能力,在此基礎上啟動補充招標工作。

        “我們是2016年最早入圍的一批,當時要得特別急,中標企業紛紛加班加點供貨。但‘煤改氣’‘煤改電’政策一出,潔凈煤取暖停滯,爐具供應也隨之叫停。中標企業有的被迫改行、有的勉強支撐,有的實在沒辦法,把爐子直接拿去賣廢鐵了。現在又把我們召回去,與當年情況類似,2019年又爆發了前所未有的供不應求,幾乎所有廠家都在忙碌。但幾年過去了,技術水平、使用環境、推廣條件都發生了變化,卻依然在沿用當初的標準,這真的合理嗎?”石家莊春燕采暖設備有限公司董事長李風林提出疑問。

        對此,記者致函河北省發改委,但截至發稿,仍未收到回復。

        “招標時間短,一旦中標,主管部門往往就派人到企業督戰、推進。前幾年就是這樣,這個采暖季又出現了這種局面。面對時間緊、任務重、趕工期等現實,有的爐具企業沒有多余的加工能力,便采取外包加工的辦法,質量如何保證?重產量、輕質量,企業哪里還能潛心研究技術?這樣的惡性循環,讓企業本身深受其害,長遠來看還會影響用戶,甚至整個行業。”中國農村能源行業協會民用清潔爐具專委會主任郝芳洲對此表達了擔憂。

        對此,《報告》建議完善現有招標流程。政府應制定科學的招標采購、補貼與評估機制,保障企業服務質量及用戶利益。在招標階段,建立招標專家組評價指標體系,從產品的質量、價格及售后服務等方面綜合評價,避免低價惡性競爭。在交付階段,政府也應盡量避免拖欠企業款項,避免資金墊付第三方介入擾亂市場,影響企業的技術創新積極性。在此基礎上,通過后追蹤評估和問責機制,督促與激勵企業建設售后服務體系,提高售后服務質量,做好過程跟蹤記錄,建立檔案、問責等制度。

        潔凈煤取暖已經大面積鋪開,但這只是一個好的開始,要把好事做好、做實,還有一系列問題亟待解決。

評論:潔凈煤取暖,煤和爐不能脫節

文丨中國能源報評論員

        堅持從實際出發,多措并舉,宜電則電、宜氣則氣、宜煤則煤、宜熱則熱——在北方清潔取暖“四宜”原則中,煤炭占據一席之地,與氣、電一道,共同承擔著改善大氣環境質量、確保群眾溫暖過冬的重任。不過,區別于過去的劣質散煤,現在要推廣的是無煙煤、蘭炭、潔凈型煤等優質“好煤”。

        從技術角度來看,經過改性加工,“潔凈煤”的揮發分、含硫量等主要質量指標均有改善。只要與適當的爐具匹配使用,燃燒時無煙、無味、無塵,潔凈煤取暖即可實現高效燃燒、清潔排放。從政策角度來看,早在2013年,國務院印發的《大氣污染防治行動計劃》就提出“鼓勵北方農村地區建設潔凈煤配送中心,推廣使用潔凈煤和型煤”。生態環境部、國家能源局等主管部門也已明確,對于不能通過清潔取暖替代散燒煤的偏遠山區等,可利用“潔凈煤+節能環保爐具”等方式替代散燒煤;對于已完成清潔取暖改造但尚未得到一個采暖季運行檢驗的,采取清潔煤兜底保障“雙保險”的方式。

        具體到地方層面,潔凈煤取暖確有巨大需求。例如,今冬河北一地的覆蓋面就超過500萬戶,保供量不少于765萬噸;山東也提出,2019年力爭推廣潔凈型煤350萬噸的任務。技術可行、政策支持、需求旺盛,推廣應用卻問題重重。

        潔凈煤取暖問題頻出,可追溯的原因很多。比如,潔凈煤發下去了,與之相配套的爐具卻遲遲不到位;政府花高價替用戶裝好新型爐具,爐膛里卻依然燒著劣質散煤,清潔取暖也就無從談起。“病灶”不一而足。但背后折射出的共性問題是,一些地方潔凈煤推廣效果不理想,與地方政府只急于完成散煤治理、冬季保供任務,而不注重實際成效有很大關系。在部分地區,因決策、執行時間有限,爐具招標工作匆忙開展,不但未能實現扎實推進,反而給用戶帶來不便,造成潔凈煤不好用的壞印象,不愿用。更有甚者,一些不合規的廠家趁虛而入,鉆了改造任務重、時間緊的空子,以掙快錢、吃補貼為目的,產品質量、售后服務根本無法保障。種種亂象之下,潔凈煤取暖效果難免大打折扣。

        破除頑疾,關鍵在于對癥下藥、精準施策。

        表面上看,潔凈煤取暖需求旺盛、用量可觀,但究竟選什么煤、用什么爐,實際主要是由地方政府拍板。換言之,政府替老百姓作了選擇,上面推什么、底下用什么。

        既然如此,煤和爐的選擇均要有據可循。潔凈煤生產、供應要達到哪些指標參數,與之相配套的爐具應滿足哪些準入門檻,二者如何合理匹配才能發揮作用……在招標環節,這些都是事關潔凈煤取暖改造質量的關鍵問題,應該首先予以明確。嚴控質量,才能為老百姓選出真正的好煤、好爐,而不是一味追求改造數量。

        農村地域遼闊,取暖用戶點多面廣,加之氣候、生活習慣、經濟水平等現實情況千差萬別,地方政府在決策時理應從實際出發,選擇真正符合當地需求的方案,并保障煤和爐的性能好、質量優、匹配合理。只有從源頭入手抓質量,確保燃料好、爐具好,才能減少后續相關問題的出現。

        目前,北方仍有相當一部分地區暫無條件實施氣、電代煤。這意味著,至少在一段時期內,潔凈煤取暖仍有較大市場需求。群眾冷暖無小事,潔凈煤取暖改造只有率先把好質量關,嚴防埋下質量隱患,才能充分發揮好其在民生供暖中的兜底作用,也才能為行業自身生存和發展贏得更大空間。

2020年1月14日 15:49
?瀏覽量:0
?收藏
作者:朱妍 于孟林     來源:中國能源報
乐购彩票|手机版下载